来自 游戏 2019-07-06 05:18 的文章

青少年游戏成瘾可导致一系列生理心理问题

  不久前,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大会上,游戏成瘾(Gaming disorder)成为新版《国际疾病分类》(ICD-11)的一种疾病。

  今年5月,北京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行为成瘾病房启用,可以用于治疗游戏成瘾。14岁的小佳(化名)是该病房收治的一名游戏成瘾患者。除了游戏,小佳几乎不做其他事情,影响学业,导致辍学。

  “游戏成瘾对个人、家庭和社会都造成了严重损害。”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说,“世卫组织将游戏成瘾列为一种疾病,是想呼吁社会更加关注此类疾病,加强识别、干预和预防。”

  “游戏是把双刃剑,合理使用可以娱乐、放松,甚至具有改善认知与提高社交技能的作用。但研究表明,过度游戏行为会给个体带来明显的健康或社会职能损伤,这是ICD-11把游戏成瘾纳入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。”作为世卫组织游戏成瘾现场研究工作专家,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党委副书记赵敏教授介绍,将游戏成瘾作为新的诊断分类,有利于对其规范化评估及诊疗,提高研究质量,以帮助更多的人建立健康的游戏使用模式。

  对于游戏成瘾,目前尚缺乏大样本流行病学调查数据。相关研究显示,游戏成瘾的流行率约为0.7%~27.5%,男性多于女性,以青少年居多。赵敏介绍,青少年认知还在形成过程中,容易受到外界影响。值得注意的是,有研究表明,与城市相比,农村因留守、教育薄弱等原因,游戏成瘾形势更为严峻。

  一楼大厅与家庭客厅没有什么两样,一排连座沙发,对面是电视,还有茶几、跑步机等。穿过大厅有一个房间,内有多种娱乐、运动器材,包括“唱吧”KTV、篮球、羽毛球和瑜伽垫等。心理治疗室也设在一层,患者可在这里接受心理治疗。二层主要以病房为主,目前共有16张床位。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说:“游戏成瘾患者不适合长期封闭式的住院治疗,应该是边治疗、边学习、边生活的状态。”

  “此前,我国没有公立精神卫生专业机构开设游戏成瘾治疗病房,也没有统一的治疗指南。”杨甫德教授介绍,“我们按照国际上认可的流行病学和循证医学证据,探索以心理治疗为主,结合药物、行为和物理治疗的综合治疗体系。”杨甫德介绍,游戏成瘾患者有3个“信号”:每天花在游戏上的时间超过6个小时;持续一年左右;其他事情都给游戏让步。如果出现类似情况,家长应及时带孩子到医院就诊。

  “前4周~6周完全让患者停止使用网络,用其他行为去替代,比如运动、唱歌等,心理治疗师还会组织他们做一些拓展训练。第二个阶段将逐步实现健康使用网络,比如把游戏时间控制在一天两个小时之内。”杨可冰说,“患者会认为游戏难以替代,医生要为患者找到游戏之外能让其感到成就感与快感的替代物。此外,游戏成瘾治疗离不开家庭配合,因而患者住院期间需要家长陪住。通过完整系统的住院治疗,大部分患者可以控制症状。出院以后则需要社区和家庭继续按照医院的治疗理念进行管理。”

  赵敏介绍,大量研究表明,游戏障碍可导致一系列生理、心理、社会问题,游戏成瘾患者可能出现体质减弱、焦虑和抑郁、注意缺陷多动障碍、人格异化、社交恐惧症及物质依赖等问题,甚至违法犯罪。针对游戏成瘾者的行为学研究显示,游戏成瘾与其他类型的行为成瘾相似,具有一些特征性的神经精神症状,如奖赏寻求、执行功能下降,风险决策能力受损、冲动性增高等。

  北京回龙观医院成瘾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杨可冰介绍,游戏成瘾患者可能会发生躯体上的疾病,比如长期盯着电子屏幕引发结膜炎,长时间坐姿对颈椎、肘部、手指关节等部位均有影响。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防盲办副主任杨晓慧介绍:“长时间持续的近距离用眼可使近视发生的危险增加,屏幕的高亮度和频繁闪烁也会产生很多伤害,比如视物重影、眼部干涩等不适,过早、过量消耗远视储备,使孩子正视化过程提前,也会使孩子容易发展为近视。”

  对于游戏成瘾,赵敏说:“任何疾病,都应以预防为主,尽量做到早发现、早干预。”无论是家长、社会还是从业者,都不应该只关注游戏成瘾本身,而应重视青少年整体的生理和心理健康。“重视青少年心理健康,怎么强调都不为过。”